食品机械

行家看门道 波尔多葡萄酒分级深度解析

时间:2021-12-01 03:0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一场国际葡萄酒和烈酒行业不容错过的盛会!欢迎点击上图或文末Wine to Asia官方小程序,提前进行预登记,现场可快速领取证件入...

  一场国际葡萄酒和烈酒行业不容错过的盛会!欢迎点击上图或文末Wine to Asia官方小程序,提前进行预登记,现场可快速领取证件入场。

  多样的风土差异,繁琐的历史渊源,使得波尔多许多子产区都有自己独立的分级系统,这些看似大同小异的分级制度,却都有着不同的含金量。

  近期奥松酒庄和白马酒庄双双退出列级体系,金钟酒庄庄主纠纷的最终宣判,都使得圣埃美隆产区再次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2022年的右岸,注定将是不平凡的一年。

  本文针对现有的列级制度,简要概述其由來和差异性,以及它们当下在行业内的认可度。

  受大西洋洋流的影响,波尔多属于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区。春夏温暖,秋冬温和,日照充足,降雨量均衡,非常适合葡萄的生长。

  这里的葡萄种植,可追溯到西元一世纪。古罗马人向西迁徙,把先进的酿酒工艺带入法国。

  经过漫长的演变,波尔多葡萄酒以其优良的品质,恒定的产量,树立了口碑。开始远销欧洲各国,成为皇室贵族们的日常饮品。

  十三世纪,英国国王与阿基坦公爵的联姻,为英国商人驻扎波尔多,进行酒类贸易提供了便利,也加速了当地酒类贸易体系的完善。

  Gironde吉隆河左边的梅多克、格拉夫和苏玳产区,是我们常说的Rive Gauche 左岸,河右边的布萊依和利布捏产区,称为Rive Droite 右岸。

  吉隆河穿越波尔多市,分流成加隆河和多儿多涅河,夾在这两条支流之间的产区,称为两海之间产区。

  在法律划分的行政区域内,用当地种植的葡萄,在这个村庄进行酿造,並完成裝瓶的成品酒,通過该村葡萄酒协会的审核后,就可获得使用「村庄级 AOC」的资格认证。

  审核的标准在于,酒款是否可以准确表达,所在村庄的典型风格。正如一款大红袍,在乌龙茶盲品中,是否可令茶客们,浅尝可鉴。

  村庄级比大区级高一个等级,因此大部分酒庄会选择在酒标上仅标注村庄的名称。

  例如图中,拉菲的酒标,标注的「Pauillac」,是酒庄所在的宝雅克村。它是左岸葡萄酒中最贵的子产区,不用过多的修饰,身价就已众目昭彰。

  十九世纪,欧洲进入工业时代,各大强国都注重发展本国的自身优势,世博会是当时最受举世瞩目的展示平台。

  为能在1855年的巴黎世博会上,占据绝对优势,酷爱葡萄酒的当朝统治者-拿破仑三世,要求波尔多酒商协会,列出一份具有竞争力的酒庄排名。让这些酒庄前去参展,推动法国葡萄酒业出口。

  酒庄排名並非新鲜事,早在十八世纪,波尔多葡萄酒商就已针对格拉夫产区,制定过一个列级排名。

  接到上级指示,波尔多酒商协会当即联合所有权威葡萄酒经纪人,针对左岸产区,整合出一份排名,1855列级庄分级就此出炉。

  这份清单包含2份排名,一份是干红葡萄酒酒庄排名,包含61家梅多克产区,和1家格拉夫产区的酒庄。

  木桐酒庄,最初位居二级排名。1973年经过层层努力,最终升级为一级列级庄。这是1855分级清单,仅有的一次修改,也是一段曲折的家族内斗史。

  为了光耀门楣,贵族和富豪们想尽办法,动用一切资源和手段,争夺参赛的入场券。

  而其它地区大部分都是淳朴的酒农,几乎沒有参与的机会,更沒有多余的资金去炒作。

  所以直至今日,大部分波尔多1855列级名庄的持有者,仍然非富即贵,地位依旧无法撼动。

  从1855排名诞生到现在,近两百年的时间,很多酒庄都经历过革新换代或重新洗牌,品质早已各有千秋。

  个别年份二级酒庄的品质,甚至赶超一级庄的水准,这类酒庄我們称为超二级酒莊。

  同理,也有超三级、超四级、超五级,凡是超過它原有等级限定的水准,都是超级酒庄。

  法国第一个踏出国门,进行海外贸易的侯伯王酒庄Château Haut-Brion,有史记载最古老的克萊蒙教皇堡Château Pape Clement,都位于格拉夫产区。

  1953年,法国政府对格拉夫产区,重新进行评定分级,共有16家酒庄入围。

  。格拉夫产区不仅生产优质的红葡萄酒,还出产细腻柔和的干白葡萄酒。于是就出现部分酒庄,同时获得干红和干白两份列级认证。

  但是干白葡萄酒,在海外市场不是主流,出口也以勃艮第和阿尔萨斯干白为主导。因此波尔多干白,在法国本土消费较多。

  。于是1987年,佩薩克-雷奧良从格拉夫产区分离,成为一个独立的子产区。

  格拉夫的干紅葡萄酒,单宁细腻,酒体优雅,不同年份之间,口感差異较小。不论是单独饮用,或者搭配用餐,都适宜,是波尔多产区大众接受度较高的酒款。

  这个1955年诞生的清单,仅针对右岸圣爱美隆产区的酒庄,所出产的干红葡萄酒进行评定。

  评定标准,除了酒款品质,酒庄的规模、师资,以及设备配置,都会纳入评估。每十年重新审核一次。

  受业界认可的圣埃美隆酒庄,会进行期酒运作, 是否入围波尔多期酒体系,是右岸地区高品质酒庄的一个重要标志。

  近期沸沸扬扬的纠纷案,源于2012年评定过程中,Chateaux Trottevieille老托特酒庄庄主Philippe Castéja,与Château Angélus金钟酒庄庄主Hubert de Boüard,两人既是「候选者」,又兼「评审团会员」的双重身份,初期就已有质疑的声音,提出让两人避嫌,但沒有被采纳。

  后期Chateaux Trottevieille在评级中,晋级为「一级酒庄B等级」;Château Angélus则升为「一级酒庄A等级」,因此许多圣埃美隆产区的庄主都愤愤不平。

  Castéja家族在波尔多左岸有极其深厚的根基,政商两届都有不可撼动的地位,早早退出了这场大战。而右岸的金钟庄主孤立无援,很快沦为众矢之的。为了捍卫家族的名誉,不得不打起持久战。

  作为一个两百年多年历史的葡萄酒世家,De Boüard家族在右岸地区卓越的贡献有目共睹,金钟酒庄的品质,完全有资格进入列级体系。但要与Château Ausone和Château Cheval Blanc轩轾不分,确实还有较明显的差距。

  Château Ausone和Château Cheval Blanc也不会矫情到,让INAO委员会额外增加一个列级。最终它俩选择退出,在波尔多酒圈并没有掀起什么大水花,因为大家对这个结果,早就心照不宣,只是时间问题。2022年,新一轮圣埃美隆列级评比即将启动,暗流已经开始涌动。届时又会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我们翘首以待。

  2022年,新一輪聖埃美隆列級評比即將啟動,暗流已經開始湧動。屆時又會有什麼有趣的事發生,我們翹首以待。

  但永不再更迭的排名,使其它左岸的酒庄失去了展示实力的平台,更阻碍了梅多克产区整体的发展,1932年,为了打破现有格局,波尔多商协会与吉隆特农协会,联合制定了一个新的分级制度“Cru Bourgeois中级庄列级”。每五年重新审核一次。

  中级庄评级范围,只针对梅多克产区,所以大部分酒,口感雷同,缺乏辨识度。

  梅多克中级庄协会常年在世界各地,举办葡萄酒知识普及,和商业推广的活动,为波尔多葡萄酒的持续发展,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这些庄主觉得,投入资金去行销,即便入选获得名次,酒庄也不会因此一夜暴富。即使有这个可能,但对于这种昙花一现的繁荣,他们并不感兴趣。一个酒庄的年产量是固定值,即使广受好评,也很难在短期内扩大产能,满足市场供求。

  所以,他们更专注于提升产品的质量,参加国际性专业评比,了解他们与世界的差距。同时,提高酒庄的知名度,来吸引更多的葡萄酒爱好者。

食品机械行业网致力于食品加工机械设备及食品包装机械设备信息化,汇聚海量食品加工机械设备,食品包装机械设备,干燥机械设备等一系列加工,冷冻,烘培,屠宰,杀菌,灌装,清洗以及生产线等食品机械设备产品。同时还提供相关求购,合作,展会及行业新闻资讯等服务。